揭秘只狼影逝二度中的影逝二度是什么意思

  说到只狼影逝二度中的影逝二度是什么意思这个问题还是有一点意思的,如果不仔细想想还是不太知道这个问题的所在,其实这个问题还是很值得探究的,名字叫得是非常好听的,最近只狼也上线了,各大网友和个大主播们都在受虐中,那么我们这些挂眼科的队伍也得找点事情做做,就好比来揭秘看看只狼影逝二度中的影逝二度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下面跟随小编一起来分析揭秘看看吧!

  《只狼:影逝二度》中的影逝二度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不妨先从“只狼”看起,只狼其实就是指的主角,是一位忍者,从头到尾他呢就只有一个人在战斗,他的名字叫狼,所以又叫“只狼”。

  那么后面的影逝二度又是什么意思呢?其实很多人应该很模糊吧,隐隐约约知道又不知道的样子,其实这个问题也还是比较好解决的,这款游戏以难度主打,所以死亡机制这件事情就显得十分的重要,在只狼里面,死亡机制就是重点,只狼里面主角有两次起死回生的能力,这个两次能力不是天生就有的,需要装填,第一次可以在存档点装填,第二次呢需要通过杀敌来装填。虽然有了两次起死回生的机会,但是又不能同时启用,也就是说你死了,你用了起死回生,还没打一会儿你又死了,那么这个时候你第二次的起死回生是不能用的,你又需要通过杀敌来解锁第二次起死回生的机会。这个时候如果你又死亡了,那么不好意思,那就只能从存档点复活了。

  所以从上述的起死回生的机制可以看出,这个游戏的名字为什么叫“影逝二度”了吧,其实意思就是指的只能复活两次了。

  从英文翻译来看的话"Shadows Die Twice"直接翻译就是“阴影死亡两次”,这个也是强调了死亡两次这个情况的。其实还是有很多地区翻译也不是这样的,只是中国感觉翻译要文艺很多。

只狼背景故事时间线及盗国血战详解

  首先提出一个最主要的猜测:盗国血战的对象是源之宫。

  具体之后讨论:

  先列出我推测的时间线:

  很久之前:樱龙降临,白蛇的祭祀逐渐停止,淤加美一族形成

  随后淤加美一族侵略苇名,苇名众奋起反抗,但还是失败了,淤加美一族控制了苇名。他们在苇名留下蛇眼一族的血脉,同时留下登上源之宫的途径,在苇名遴选花嫁。巫女们便是花嫁的备选,她们将前往水生村,饮下源之水,等待结出栖宿之石,乘着神轿前往源之宫。

  破戒僧吃下鱼肉,被虫附体,得到了不死,看守着王宫门。

  直到盗国血战前夕,丈出生,巴从源之宫来到苇名。丈和巴二人寻访源之宫,取了一枝常樱而回,嫁接种在苇名城。

  盗国血战时期:

  一心等人掀起盗国血战,从淤加美人手中夺回了苇名。在此期间,鬼形部与一心交战被击败,随即投入他麾下。上一代的王族忍者只猿(很可能也是上一代龙胤卿子,丈的忍者)四处残杀,险些成为修罗,一心斩下他的左臂阻止了他,但战争中的怨恨仍旧在只猿身上寄宿。道玄把义手给了他,只猿在荒废寺庙里雕刻面目狰狞的鬼佛。

  只猿在战场上捡回了永真,道玄收她为养女,并教她药师的技艺,一心则教授她剑术;猫头鹰捡回了只狼,一心则捡回了弦一郎。弦一郎拜巴为师。

  盗国血战后至三年前:

  道玄去世。道策偷到了道玄的研究成果,开始伙同仙峰寺竭力研究变若水的不死之秘。仙峰寺抛弃了佛法,变得狂热于不死之力。

  爱哭鬼川蝉死于虫附体的狮子猿之手,被吞入腹中,化为哭泣的怨灵。丈和巴想要断绝不死,但不死斩被仙峰上人藏了起来,他们没能成功。巴自刎而死,丈和她葬在一起,龙胤的诅咒却还是流传下来了。

  同样是在这期间,常樱被折断,最终落入猫头鹰之手。

  在巴死后一段时间,仙峰寺和道策截留了原本要去水生村成为花嫁的巫女,将她们改造成了变若卿子,其中只有米娘活了下来。仙峰上人因此悔悟,转而开始研究龙胤归乡的办法,并想要祈求米娘原谅。

  三年前至今:

  猫头鹰等人串通起来进攻平田宅邸,试图从少爷手中骗取龙胤之力,但少爷却把龙胤之力给了只狼。阿蝶被只狼所斩,猫头鹰偷袭只狼,只狼被龙胤复生。随后只狼流落至破井中,直到永真投来剑圣的书信。

  关于不死之力

  樱龙带来的不死之力分为两支:

  一是淤加美和龙胤,能够吸取他人生命力维持不死,龙胤应该也是这一脉的力量,龙咳就是周围的人被吸取生命力的表现。

  二是鲤鱼王一脉,双目化为红色,收集鲤鱼鳞片,就能化作永生不死的鲤鱼。

  曾经有鱼王死去,尸身养出了不死之虫;破戒僧破戒吃下鱼肉,被虫附体。道策和仙峰寺研究的附虫、变若水即是这一脉的不死之力,饮下变若水会化为赤目(见赤备灭火粉的说明),跟水生村水底的红目鲤鱼相似,也就是未成不死的残次品。这一脉想要真正得到不死,只能像壶中贵人一样收集鳞片,再杀死鱼王,自己就能成为不死的鲤鱼。

  关于盗国血战,和仙峰寺的转变

  盗国血战期间的主要角色有数人:剑圣一心、阿蝶、药师道玄、爱哭鬼川蝉,使用长枪的神秘人(应该是鬼形部),忍者猫头鹰,佛雕师只猿,上一代的龙胤卿子·丈,源之宫来的武者巴。

  给一心喂酒可以从他口中听见一些逸闻。苇名本来属于这里的原住民,只是后来有人占领了这片土地。所谓的盗国血战,其实是从外人手中夺回苇名的战争。

  而这个战争的对象,很可能就是源之宫的淤加美人。

  我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呢?

  首先,淤加美人一度控制过苇名,他们正符合“外人”这一点。远古时期的苇名人正居住在水生村,他们敬奉源之水,有很多关于源之水的传统。而直到现在,水生村也在源之宫的控制之下。

  并且见后文关于巫女的考证,可以推测出巫女们是从外界被送往水生村的,她们就是原本要坐上神轿的花嫁,借此可以推测淤加美人不仅控制了水生村,也控制了苇名全境。

  其次,仙峰寺在盗国血战前后发生了变化。见秘密森林的老和尚可知,他未老的时候,淤加美人还是“佛敌”;剑圣一心年轻时也学过仙峰寺的奥义拳法,还会拿来砸你,但现在和尚们把拳法奥义抛弃了。

  可以推断出仙峰寺在一心的一生中某个时间点发生了转变,从原本的清修之地变成了狂热研究不死的黑恶势力窝点。

  此外据我写在上面的考证,变若水和附虫其实是同一个源头,都来源于源之宫的鱼王。仙峰寺和道策研究的是同一个东西,狼狈为奸,他们的研究很可能是同时开始的。

  而道策的研究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第一次击败屑一郎,永真会跟你说关于变若水的事,可知道玄死后,道策偷走了他的研究成果,才开始研究变若水。道玄在盗国血战时可还活着呢。

  还有关于小太郎的剧情考证,据此可以得知废弃地牢的囚犯老死之前,水生村花嫁的传统还未断绝——但最近一批的巫女,也就是米娘这一批,却被仙峰寺截留改造成变若卿子了,这很可能意味着向源之宫送花嫁的制度消亡了。

  这个传统断绝的可能时间段,正好包括了盗国血战在其中。

  因此,事情应该是这样:远古的樱龙降临后,淤加美族人侵略并控制了整个苇名国,当时的苇名人和他们交战不敌。淤加美人从苇名掠取维持不死所需要的精气,还在从苇名掠取人口,水生村正是源之宫和苇名的连接处,因此神轿之前才会有破戒僧幻影守护;也是因此,水生村村长才会那么执着于成为京城人。

  盗国血战之后,苇名被归还给苇名人,向源之宫送花嫁的传统亦随之断绝,源之宫的势力退守水生村,一个雾隐贵人用迷雾封住了秘密森林。

  关于巴

  巴是源之宫来的人,是人类女子的外表,但应该有淤加美一族的血脉。据说巴的眼睛格外深邃,而确定有淤加美血脉的蛇眼一族也是双目特殊。 所以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蛇眼摘下面罩的样子

  她会外来的剑术,以及和淤加美人一样源自樱龙的引雷剑法,不知为何她乘舟来到苇名,奉龙胤卿子·丈为主,丈也将龙胤之力给了她。

  两人曾一度以寻求源之香气的办法造访源之宫,并在那里折来了常樱,嫁接栽培在苇名城外。此后,丈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巴想带他返回源之宫已经做不到了,最终丈想要断绝不死,想让巴为他介错,巴则想要自杀来保下丈的性命。但仙峰上人把不死斩藏了起来,因此他们失败了,巴白白自刎而死。

  关于白蛇和本土神灵

  崩落峡谷曾有人居住,其中的人们祭祀着白蛇。不过某段时间之后,他们就不再祭祀白蛇了:淤加美的血脉流入了这里,蛇眼一族在崩落峡谷中建起了铁炮堡垒。似乎有哪一处说铁炮堡垒居民的信仰并不坚定,来什么就信什么(但我忘记在哪里了)。蛇眼一族恐怕是源之宫一方的势力,他们长久地与仙峰寺为敌。

  白蛇应该是苇名的本土神灵,在樱龙到来之后,弱小的本土神灵纷纷消失,白蛇则在崩落峡谷底部蛰伏。米娘吃下蛇柿子将龙胤之力带走,可能正是依靠着白蛇的神力。

  关于巫女和源之宫

  日版把卿子写作“御子”,这个词比起皇子更像是神职人员。考证胖哥哥小太郎的故事可知,他本来是和另一个人一同寻访御子们被送去的地方,中途小太郎神隐,另一人则自行寻访到投身处外。

  据他遗留在废弃地牢的手记,可以看出,御子们本来是要被送往水生村的。她们将饮下源之水,等待体内结出香气之石,然后登上神轿前往源之宫。

  结合之前的猜测,御子们很可能是源之宫统治时期的制度。 源之宫整个一股神道教风格,和巫女也比较搭…… 而樱龙石棺前沉睡的应该就是其中一位被送往源之宫的巫女。

  上一批的御子并没有被送往源之宫,而是被仙峰寺和道策截留了,被改造成变若卿子,只有米娘活了下来。

  变若卿子这个词日版写作变若の御子,读作[OchinoMiko],和[堕ちのみこ]同音,也就是“堕落的巫女”。这应该是双关吧?

  以上就是本作的背景时间线及盗国血战分析了,喜欢的小伙伴建议收藏备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